甘肃日讯
主页 > 国内新闻 > 山东新闻

职工赢得劳动仲裁仍未拿到工资 公司高管也被限高

发布时间:2023-05-11 17:43:17

职工赢得劳动仲裁仍未拿到工资 公司高管也被限高

宋先生与企业负责人王总交涉记录(部分)。 (来源:受访者)

信网5月11日讯(记者 谷正原)“仲裁结果已经下了,但公司仍不为所动,我现在只能靠借钱度日。”近日,市民宋先生向信网反映,小玩+桌游逻辑思维发展中心(公司名青岛市市南区萌琋科技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玩+” )拖欠他4个月工资及相关经济补偿,共计33732.95元。他申请劳动仲裁后获胜,相关赔偿却依旧无法拿到。对此,小玩+法定代表人周总经理表示,负责企业内人事工作的相关工作人员未向她汇报过这一事件,她将立即核实有关情况,如果情况属实将尽快结清相关款项。

前职工:工资拖欠 社保也断交

2020年9月,宋先生应聘至小玩+桌游逻辑思维发展中心,岗位为后期设计、短视频制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入职后月工资为6000元。可是自2022年5月后,公司在未告知他的情况下,断交了他的社保,又从2022年10月起开始拖欠他的工资,直至2023年1月,已经4个月未领到工资的宋先生正式向公司提出辞职。

“4个月总计只给了我1500元生活费,我2019年毕业,在这家公司兢兢业业工作两年多,只想求个安稳。我年纪尚浅,手里没有什么积蓄,无法坐吃山空,要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也不愿意跟老东家对簿公堂。”宋先生说。

从小玩+离职后,宋先生曾多次联系公司有关领导讨要工资,在宋先生提供给信网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公司王董事长曾于2022年12月至2023年2月期间多次回复:“你再坚持两天”“过两天就解决了”。但是一直拖到裁决书生效后,宋先生也未能领到工资,“2月初我致电王董事长,告诉他我已经山穷水尽,没钱吃饭了,谁成想他回复我‘公司搬到新校区后资金紧张,我也没钱吃饭了’,我已经为此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偌大的公司半年了都凑不出三万块钱。”

劳动仲裁:认定劳动关系 公司需支付33732.95元

宋先生认为,他在职期间公司未及时支付足额劳动报酬、未缴纳社保,这是造成他离职的主要原因,随后他多次找到公司有关领导协商,但效果始终不理想,万般无奈下他向青岛市市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

4月7日,市南区劳动仲裁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因被申请人青岛市市南区萌琋科技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缺席,委员会裁决,确认宋先生与小玩+存在劳动关系,小玩+需在裁决书生效之日五日内一次性支付宋先生工资20000元。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因此,小玩+还需支付宋先生经济补偿金13732.95元,两项合计33732.95元。

宋先生说,仲裁获胜后,委员会工作人员曾多次联系小玩+两位主要负责人,要求他们支付相关款项,但对方置之不理,甚至多次拒接工作人员的电话,致使事件再度陷入僵局。

小玩+法人:若情况属实 将立刻着手解决

据了解,小玩+桌游逻辑思维发展中心创办于2018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培养儿童逻辑思维能力,企业注册地址位于市南区香港中路8号中铁中心广场,学校地址位于延安三路109号,目前公司为存续状态。

信网通过学生家长孙女士了解到,她的孩子今年6周岁,是2022年7月份在这里报名学习的,这个思维培训课的收费标准是每72课时16680元,每节课两个课时,算下来一节课需要460多元,据她观察在此处报名学习的小朋友并不算少,“课程内容就是老师带着孩子玩桌面游戏,一个班有5、6个孩子,我家孩子挺喜欢这个课程的。”

课程定价不低,生源也不少,为何小玩+的负责人王董事长在面对宋先生讨薪时总是强调公司资金紧张?带着这些疑问信网拨打了小玩+在企查查平台预留的联系电话,但是却被提示“您所拨打的用户线故障。”,随后,信网又拨打了小玩+在某点评平台预留的两个电话号,但均为空号。

最终,信网通过宋先生提供的手机号联系到了公司总经理兼法定代表人周女士,周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她是公司法人,也是学校的校长,但是她平时比较繁忙,负责企业内人事工作的相关工作人员未向她汇报过关于员工宋先生申请劳动仲裁一事,“宋先生之前确实是我们这里的员工,我马上去落实这个情况,如果属实就尽快帮他解决,肯定是不会拖欠的,关于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不方便向外界透露。”

小玩+桌游逻辑思维发展中心内陈列的桌游。 (来源:受访者)

小玩+桌游逻辑思维发展中心内陈列的桌游。 (来源:受访者)

用工单位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裁决结果已经生效,但企业依旧置若罔闻,面对这种情况劳动者究竟该如何是好?对此,青岛市劳动保障监察局工作人员介绍:“劳动仲裁裁决书生效后,公司仍不履行相关义务,劳动者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需要特别提醒用人单位的是,拖欠工资除了上述的民事赔偿、行政责任之外,还可能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刑事犯罪,《刑法》第276条规定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是指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行为。”

信网从青岛市市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了解到,目前,委员会正在积极帮助申请人宋先生讨要工资及赔偿金,经查,该企业董事长王某和董事赵某因未履行法定义务,已于2023年初被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因为他们自身关联企业较多,我们了解到,王某和赵某都在多家企业担任股东,所以导致他出现资金困难情况的不一定是这家培训机构,但无论如何裁决已经生效了,我们希望有关责任人不要违背诚信的准则,更不要以身试法。”

目前,手握裁决书的宋先生表示,虽然现在的自己生活很拮据,处境很被动,但令人欣慰的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尽力帮助他,他也还是愿意相信公司法人周女士有能力兑现自己的承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会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信网也会对此持续关注。

仲裁结果。 (来源:受访者)

仲裁结果。 (来源:受访者)

  • 上一篇:滨海1号修了5年依旧漏雨 承建单位称彻底修好概率很低
  • 下一篇:闲鱼买商品又遇新诈骗 扫码后订单变“已收货”钱货两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