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

甘肃省检察院发布7件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人民网兰州6月24日电(高翔)6月23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了7件2019年以来检察机关办理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例。这些案例中,包括检察长带头办理的重大疑难复杂毒品案件、二审抗诉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案件以及通过寄递方式贩运毒品的案件等,从不同侧面体现了检察机关秉持客观公正立场,切实发挥刑事诉讼中的主导地位和法律监督职能,依法公正办案的生动实践。

案例一:马某海运输毒品案

【基本案情】马某海(男,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人)2011年被肖某某等三人(因运输毒品海洛因24.89公斤被另案处理)供认检举,称其指使、雇佣该三人运输毒品。2013年3月,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在工作中发现有一名叫马某海的东乡籍男子收购麻黄草20余吨欲制造提炼毒品的线索。同年4月1日,公安人员在兰州市七里河区某处将嫌疑人马某海抓获,并在东乡县其妹妹家中缴获麻黄草20余吨以及其它制毒工具。马某海到案后,对制造毒品及2011年涉嫌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均拒不供认。

本案由兰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起诉。兰州市检察院于2014年9月11日以马某海涉嫌贩卖、运输毒品罪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后经过一审、二审、发回重审、补充证据及延期审理等程序,2019年6月18日兰州市中级法院以构成运输毒品罪对马某海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马某海不服再次上诉。2019年10月16日,甘肃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本案中,马某海被抓获后自始至终否认雇佣、指挥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属典型的“零口供”案件。针对“零口供”情况,检察机关在本案审查起诉环节,根据证据的种类特征及证明逻辑方式,恰当地运用刑事证据规则,形成严密完整的证明体系,从而有效地指控犯罪,做到了不枉不纵。

案例二:马一某拉、丁某、伊某温、吞某温等4人贩卖、运输毒品案

【基本案情】2017 年3月,被告人马一某拉(男,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人)与一缅甸籍人(在逃)取得联系,在向该缅甸籍人指定的银行账户转入人民币6万元后,该缅甸籍人安排被告人丁某、伊某温(均系缅甸籍人员)等人携带毒品提前到达云南省大理市伺机交易。同年5 月7 日,被告人吞某温(缅甸籍人员)到达大理市,与被告人马一某拉约定双方在大理市某处交接毒品,后吞某温电话指挥被告人丁某、伊某温携带毒品到达约定地点,在交接毒品过程中被民警抓获,当场查获毒品可疑物27 块,计重9397. 31 克。经鉴定,均检出海洛因成分,含量分别为34. 14 克/100 克、33. 68 克/100 克不等含量。

本案由公安部督办,经甘肃省公安厅指定酒泉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后,2018年1月18日,酒泉市检察院以涉嫌贩卖毒品罪对上述四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同年11月22日,酒泉市中级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对被告人马一某拉、吞某温分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以运输毒品罪对被告人丁某、伊某温判处无期徒刑。四被告人均以侦查阶段存在非法取证情形为由提出上诉。在二审上诉阶段,检察人员经认真审查,对侦查人员在取证程序方面存在的瑕疵提出了具体的补正意见,进一步完善了取证程序;对缺乏同步录音录像资料佐证的被告人有罪供述依法予以排除。同时,依法保障外籍人员的诉讼权利,为其聘请缅语翻译,确保了程序公正。

本案在甘肃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期间,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朱玉亲自列席审委会,针对本案的证据审查、案件事实认定以及各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是否成立等发表了客观、全面的列席意见。二审法检两院对本案的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等达成一致认识。最终,甘肃省高级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意见,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重大、复杂的毒品犯罪案件,涉案人员中有三名被告人系缅甸籍人,对其犯罪事实或拒不供认、或供述不稳定,并提出了排除非法证据的上诉理由。二审上诉阶段,检察机关秉持客观公正审慎的办案理念,对缺乏同步录影录像资料的被告人有罪供述依法予以排除,在依法保障外籍人员合法权利的同时,通过对客观证据全面细致的审查和梳理,准确认定案件事实,确保本案得到客观公正的处理。

案例三:马某热、马某成、马法某麦等3人运输毒品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马某成(男,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人)受他人雇佣,与被告人马某热、马法某麦共谋后同往云南接运毒品。2018年1月16日,三名被告人驾车从临夏州和政县出发前往云南。途中,马某热受马某成指使,将三人携带的9部手机藏匿于路边,并向马某成提供2000元行程费用。三人抵达云南省昆明市后,在提前察看接取毒品路线时,马某热因害怕主动提出放弃接取毒品。1月21日,被告人马某成、马法某麦在昆明市某处从他人手中接到一拉杆箱后被当场抓获,公安人员从其拉杆箱内查获毒品可疑物28包。经称量、鉴定,缴获的毒品可疑物净重7601.3克,系毒品海洛因,海洛因含量为29.69克/100克。

本案经一审法院审判认为:被告人马某成系共同犯罪中的组织、指挥者,系主犯,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马法某麦积极参与,按照马某成的安排接取毒品,系从犯,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马某热受雇运输毒品,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系犯罪中止,且未造成损害后果,判处其免于刑事处罚。

一审判决后,原公诉机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马某热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其行为属犯罪中止错误,被告人马某热的行为成立运输毒品罪既遂。

甘肃省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在共同犯罪中,各共同犯罪人基于共同的犯罪故意,行为之间相互联系、密切结合,形成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与犯罪结果之间存在整体上的因果关系,不能将个别行为人的行为割裂于整体犯罪之外去分析。本案中,被告人马某热在放弃接取毒品前,其与被告人马某成、马法某卖已经共同着手实施运输毒品行为,三人已构成运输毒品共同犯罪。之后马某热虽然自动放弃自己的犯罪行为,但在明知共同犯罪人马某成、马法某麦还会继续实施犯罪的情形下,没有采取任何积极有效的措施阻止犯罪结果的发生,而是消极地听之任之,并不能切断自己先前行为与共同犯罪的联系,且被告人马某成、马法某麦最终完成了接运毒品的行为,已构成犯罪既遂,根据共同犯罪“部分犯罪共同责任”的理论,马某热的行为也应评价为犯罪既遂。三名被告人共同造成了损害结果,一审法院却认定马某热未造成损害后果,最终判定马某热免于刑事处罚,属于认定事实不当,量刑畸轻。

经二审抗诉,甘肃省高级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以构成运输毒品罪依法改判马某热有期徒刑七年。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多人参与、共同实施的运输毒品案件。检察机关充分发挥审判监督职能,通过抗诉,及时纠正一审判决不当,确保法律得到了正确实施。

案例四:尹某才运输毒品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尹某才(男,户籍所在地辽宁省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受人雇佣,于2018年1月5日从青岛到达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从该市某快递营业部取得装有毒品的纸箱,带至其住宿的宾馆房间,将箱内毒品装入购买的双肩包内运至临夏市内大剧院附近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当场从其携带的双肩包内查获毒品可疑物三大包,均检出海洛因成分,共计净重2138.5克。

本案由临夏州东乡县公安局侦查终结,经临夏州检察院审查起诉,以尹某才涉嫌运输毒品罪向临夏州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同年12月19日临夏州中级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尹某才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典型意义】本案通过寄递方式运输毒品,并雇佣外省籍人员接取藏匿毒品的快递,犯罪手段隐蔽,且涉及跨区域毒品案件的管辖争议问题。对此,根据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以有利于查清犯罪事实、有利于诉讼的原则,在侦查阶段将案件指定由最初受理线索、进行初查的东乡县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在审查起诉及审判阶段,按照级别管辖的相关规定,由临夏州检察院审查并向同级法院提起公诉,有力保证了案件的查办质效。

案例五:李某等7人制造、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2018年3月,被告人李某伙同颜某生、冯某为预谋,由李某、颜某生租赁场地,购置设备、大麻种子等种植大麻,由冯某为应聘快递员,以便在寄递毒品大麻时能顺利通过投寄检查。后三人开始种植大麻。

2018年7月,李某通过微信联系到买家,先由买家通过银行转账、识别收款二维码等方式向颜务生支付毒资48500元,然后由颜某生将包装好的毒品大麻交给在武威市某快递公司做快递员的冯某为,冯某为以快递员的身份为掩护,躲避物流查验、实名登记等流程,将毒品大麻邮寄出去。李某等人以此种方式陈某某(另案处理)等人贩卖毒品大麻1360克(净重),于同年7月6日被公安人员抓获。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上一篇:6月23日甘肃无新增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 下一篇:“网上展览”“云上对接”第26届兰洽会亮点抢先看
  • 甘肃热线始建于2013年,是甘肃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甘肃的主要窗口之一;本站以甘肃本地新闻为主,可以说是甘肃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